白天。。工作的忙碌让我无法坐下来做草稿以让我把稿给抄进这里,

晚上。。家庭的忙碌,晚上的会议或做不完的工作已磨我至凌晨。

周日。。就是忙碌的穿梭在南北大道, 为了我们即将要开始的新生活。

纵使心中有再多的话语要说,

纵使有再多的经历想好好的给札下来,

我的身体已经是到了手脑不能并用的地步。

 

很典型的忙,盲, 茫

J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