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在忙什么, 整个月了都没有来这里打扫下?

过去一个月啊, 财不多,却身子弱。 拥有的富贵, 也尽在手部而已。。。

因由全在哺乳间开始。。。

这间公司的哺乳间, 是我过去工作中众多的“哺乳间”设备最好的一间。可是啊。。好花不常开, 好景不常在, 公司为了节省开销, 决定不再续租拥有哺乳间的那间办公室。 我们这群哺乳妈妈, 就好像森林的小鸟,树林突然被砍了,东飞西散的去找空间继续我们伟大的工程。

 

开始时是跑到五楼的人事部一个很小很小的储藏室, 在一堆的纸箱中站着挤奶 (是滴,小到连椅子也放不进)。 后来有一妈妈告诉我四楼有一个较宽蔽的储藏室能够放得进椅子的。 打开进去, 这个储藏室是置放清洁工人的扫把,地拖的地方, 里面还有一桶抹过地,没有倒,打算再循环用的脏水。  我的恶梦,就从那天走出四楼的储藏室开始。

 

那天开始, 手脚突然出风膜,接下来奇痒。 开始以为风膜一,两天后就会过的, 也不以为意。 岂知事情非旦没有变好,反而变本加厉。 手,脚 总是痒个不停, 而且耳朵都发红发烫了。 跑去看医生, 他说是急性皮肤敏感, 开了一些药给我。 “我是哺乳妈妈,请问你给的药适合给哺乳妈妈的吗?” “应该没问题, 不是怀孕就可以了。” 查都不查一下,就直接答我 

 

由于不放心吃, 我继续用原有的抗体对抗和涂一些止痒膏而已。 尽管已经穿了长袖衣长裤, 每天好像猴子上身那样, 总忍不住趴痒, 难看极了。  我妈看不过眼, 一直碎碎念:“人家出风膜, 我炖人参给他吃一次就断根, 你就不领情。” 唉。。。人参是哺乳妈妈的地雷食物, 自身经验, 奶量马上减少50%以上。 我最近的奶量已经到了JIT的地步了(Just In Time), 再少? 恐怕我的freestyle可以收工过年了。

 

这个皮肤敏感, 不只是痒, 还引发久违的富贵手。 什么烘焙,洗涤,都要全面停工。 这段时间, 我最能胜任的家务就是烫衣 ( 不必碰水);  与大,小善互动最多的,就是读绘本( 不必碰水)。

 

讲到读绘本。。。 某个晚上, 与大善共读“森林大会”这本绘本。 大善要扮演故事里头的男孩, 拿着一个纸卷当喇叭, 逐一介绍动物出来表演它们的绝技。 这个时候, 小善累了,过来讨奶喝。 我只好边喂边与大善继续。 

 

“嗯, 接下来, 我们要邀请一个它这边(左胸),这边(右胸) 有milk milk的, 可以给baby 喝nen nen的。。。。有情 ” 大善在拍手。。

 

哎??!!。。。。哺乳在她心目中是我的绝技来的?当下我笑到直飙眼泪。。。怀中本来要睡的小善被我遥晃到睡意全失了。

 

哺乳, 真的给我留下很多好笑好气的回忆。。。。。

 

后记: 我最后还是败给医生, 吃了西药几天后,敏感才开始消失, 我也勿需再失态了。

J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