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单身到做了人家的妈妈, 年终倒数这个活动, 我都不太热衷.  曾经很应节的做过类似的活动, 过后觉得不过如此, 接下来每年更加不会特别为它做些什么. 如果刚好到时还没下睡, 听到爆竹声会在窗外碰碰运气是否能看到一些残余的烟花. 

 

今年2011年啊....早在十点半在床上'不幸'睡着了 ( 是的, 精神上我没有想要睡的意愿, 体力上我已经战败要找周公推拿安摩了).  因为是不幸的, 所以睡前系毫没有任何感想. 凌时十五分, 被一阵阵的爆竹声给弄醒了. 啊..2012年了呀! 手机短讯,面子书一片祝贺语, 很有新年气氛。 

 

既然醒了, 就去完成我本来睡前该完成的功夫 --- 做面包。  一般上,杆好面包后要发酵一小时, 弄好造形后又要再发一小时。 通常我完成第一部曲, 会趁这个空档带两个瓜进行梳洗,互动,阅读, 睡觉这一类的活动。   稍微不幸的, 我就会沦陷入周家, 微波炉里等着第二波发酵的面团, 只好空喊等你等到我心痛~

 

做了余先生爱吃的芝士面包, 大善的巧克力面包, 我呢? 想了很久, 想不到。 自己做的面包, 最享受的不是它的美味, 而是看吃面包的人脸上的满足感。 等他们开始对我的面包麻目时, 到时候我要很认真想下自己要吃什么面包。

 

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搬来芙蓉的家, 我们没有做open house.

没有做的理由很简单, 家里的家具还很“禅”, 没有多少椅子让客人坐。 再加上余先生和我都认为自己不会招呼群众, 觉得小摄人群也比较能够谈到话。  开始还很洋洋得意我们这个想法诚意十足, 后来发现到, 每一次有客人要来, 我们都神经兮兮的要清洁打扫一番。 毕境, 没有多少人对乱, 脏的忍受指数是到达我们这个达人境界。 几次下来, 握着地拖的我跟余先生认真的在思索, 我们是否应该改变策略? 就一次抹干净,供人“观赏”, 然后回复本家样貌, 一劳用逸。。。还是, 把压力当动力, 这样才能维持家里干净?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新的一年, 心情灰灰的。 “罪魁祸首”, 莫过于读了这本感动我的一本书 --- 30年的准备, 只为你

花样年华, 生了一个身障的孩子, 后来失婚,但从来没有放弃过带孩子做复健。 

喜欢她的文笔, 欣赏她的坦白,还有, 有血有泪的文字中却不忘幽默自己一番。

 

文中所提到的人,事,物, 都是我目前有限的世界之外。 曾何几时, 这些东西不也是在她的世界之外?“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幸, 请去看看比你更不幸的人吧”。。每次自怨自哎的时候, 都会听到类似这样的话语;  最近为了工作,家庭, 经济弄得给脱了线,有点意志消沉了。  看了她写的, 让我有种愿意面对事实的力量, 天天难过天天过。 也许奋斗为必能够拿到正比的回酬, 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学习如何消化这一切的不顺, 如何在当中找一些小小的快乐, 难过的一天里也要好好的过。

 

看过她的书后, 我开始去追随她的部落格了。 我的“电视节目”, 又多了一台选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J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